站在柏林眺望莱茵

此号窥屏专用嘻嘻
偶尔脑抽割肉自喂

【路诺/楚路】不知道取什么名字但是一起毁灭世界吧

*cp:路鸣泽×诺诺

    随机掉落楚子航×路明非

一个为了双十一求赞活动割肉喂损友的产物,她点的拉郎这锅我不背。

结尾有楚路,其实是个修罗场我没忍住dbq。

提前祝大家双十一快乐,有小可爱愿意淘宝给我点个赞吗?

1、

那个叫陈墨瞳的女孩子有一个属于女孩子的秘密,她相信世界上有属于她的守护天使。

 尽管这个天使形迹恶劣,她每次看见他时,他西装的花领总是被不知名者干涸的血迹染成了黑色。

 小时候她叫他哥哥,长大一些,他告诉她,他的名字是路鸣泽。

路鸣泽好像总是陪在她的身边,偶尔神出鬼没,却能在她疯过了头像发条卡壳一样躺在自己的房间里生锈的时候及时出现,坐在窗台边小腿晃啊晃,一边做一个嘲笑她的鬼脸。

 “站起来啊”

 陈墨瞳小姐静静地看着那个笑容灿烂的男孩。

“站起来啊”他笑得更加天真无邪,伸手在虚空中轻轻抚了抚,仿佛看到了那匹受伤跌倒的小母马“诺诺”

 有一瞬间,陈墨瞳小姐听到路鸣泽用忽然低沉下来的声音温柔的低诉自己的名字时,竟然有一种他在哪个异国他乡的午后揉了揉采莲的白裙少女的错觉。

然后陈·采白莲少女·墨瞳跳起来,扔了这个林志玲看多了的小色鬼一枕头。

 枕头“碰”的砸在多层加厚的炼金化玻璃上,进门收拾衣物的女佣怪异地看了她一眼。陈墨瞳小姐把脸埋在被子里,遮住自己黄金色的瞳孔和湿热的眼眶。

 

陈墨瞳小姐有一个属于女孩子的言灵,她的言灵是“看见路鸣泽。”

 

2、

我来到,你的城市。

 

那一天路鸣泽罕见的心情很好。

他的皮鞋擦得锃亮,白色的领花少有的整洁如新。平时被不知在哪蹭到压到的西装笔挺,他甚至没有坐在她的窗台上晃荡着脚,一副吊儿郎当的小嬉皮士的样子。而是有些局促的站在窗口,红通通的脸上是无尽喜悦的微笑,像个真正的小孩子。

“我要走啦!”路鸣泽欢欣的语调刺在她的神经上,陈墨瞳小姐顺手扔了一个枕头给他。

男孩子没有接,而是灵巧地往旁边躲开,抚平了自己衣服上不存在的折痕。

 

路鸣泽告诉她,他和美国的圣诞老人做了交易,只要他可以打败几个坏人,这个夏天,他就能见到自己的哥哥了。

听起来就好像一个圣诞故事,还是被改编成了勇士斗恶龙娶公主的哄小孩剧情。

傻乎乎的孩子却当了真,他不知怎么从角落里拖出一个行李箱,“那我要走啦,诺诺。”

 

男孩转身前还不忘抽出口袋里的白手帕向她挥了挥,就好像猫和老鼠里告别的杰瑞。

然后,他就转身,穿过了面前的墙壁,行李箱被玻璃窗卡在了房间里,路鸣泽尴尬地又穿墙回来,把似乎毫无重量的箱子单手抱在胸前,和她说了又一声“再见。”

 

直到那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陈墨瞳小姐又呆愣了很久,刚才的场面有点美,她有点想笑。

咧了咧嘴又不是特别乐意,就抱着床上剩下的另一只枕头,发呆。

 

女佣进来收拾衣服,又尖叫着跑了出去。

她下意识去看镜子,镜子里的陈墨瞳小姐在用一双金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她。

 

陈墨瞳小姐很长一段时间都维持着黄金瞳的样子,那双无机质的双眼好像一双蛇瞳瞪得人心里发毛,好像在静静窥探他们内心深处最肮脏的秘密,让人避之不及。

有好几天她不想吃任何东西,只是不想,没有其他任何的感受,下巴首出了锥子一样的弧度,尖锐又苍白地隐没在那头不知何时稍有一些蓬乱的红发里。

 她表现得没有任何异常,还是那个让所有弟弟妹妹都闻风丧胆的红发小女巫。

 

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陈墨瞳小姐的黄金瞳终于完全冷却,她被定期关进一个个房间做了一次次古怪的体检,最终她的也只能得到没有任何言灵只是突发性觉醒的结果。几乎没有人对她的言灵再抱有任何期望。

而秘党从美国寄来的哈佛大学随信附件却一直放在父亲的桌案上,仿佛已经不介意她的发现。

她第一次做了一件会被父亲默许的事。陈墨瞳小姐拎着行李箱,跳上了去卡塞尔的火车,像是童话故事里穿越了凡人世界的墙壁的哈利波特,哦,不,她充其量是不会念咒语的巫师费尔奇。

 

也只是一时兴起,不知是哪一天,突然看到一部片子,叫《天使在美国》。

 

或许对于陈墨瞳小姐来说,所有的故事不过都是一时兴起,比如把自己的名字改成“nono”就好像在向全世界说着拒绝,再就是穿越了暴风雨去听一个湖边酒馆里的鹦鹉说一些下流有趣的俚语,或者在雨夜开着跑车扬言要去马达加斯加天堂度假。

 

人间天堂,会有天使吗?会有那种打着领带穿着小西装笑起来头上好像露出了恶魔尖角,却永远不离不弃永远在傍晚出现在她的窗前的夕阳下的天使吗?

 

【3】

她其实以为那就是结束了。

三峡的水在那样的夜晚可以达到零下的温度。

其实她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不断流失的血液和温度让她的视觉也仿佛消失了一样,分不清白天和黑夜。

诺诺有一个秘密,不,不是她的言灵,那是属于陈墨瞳小姐的秘密。

诺诺的秘密是,她永远会对路明非不忍心。即使知道自己所有的行为都会给对方产生不必要的期待,但是她忍不住。

忍不住对他好,罩着他,帮他追他喜欢的女孩儿,帮他撑场甚至是在卡塞尔自由一日再次见面的时候克制住自己开枪的本能。

 

她罩着他,就好像罩着一只突然变成小奶猫的恶龙,而那只恶龙曾经把另一条恶龙像公主一样不经意间地圈养起来。

 

现在小公主变成了小疯子,小疯子找到了勇士,还是会忍不住去逗弄那条好像石乐志的恶龙。

 

她其实很难不把路明非和路鸣泽联系起来,即使和她的小天使同名同姓的是他那位160的二次方的表弟。

 

现在就要结束了,她再也不用陷在她罩着的小奶猫是不是那个恶劣的家伙的情结里了,她看见自己吐出最后一口氧气,在静谧的深水里沉睡下去之前,她仿佛知道生命在死去之前会产生幻想的真实性。

 

她看见三峡的水底路鸣泽好像是突然散步到了这里,他朝她走过来,开口say hi.

 

这也太搞笑了,她想问路鸣泽能不能动用一下裙带关系,在她死后让她在天堂或者地狱里随便找份差事。她想做他的同事,他们可以一起去祸害那些小男生小姑娘的芳心。

 

路鸣泽惊讶的说:“这可不行啊,我可不能收留你,哥哥……”

 

她脱力似的闭上了眼,那种感觉大概叫生无可恋。

 

 

 

 

 

 

 

【4】

(本章警告:不是龙四结尾,有部分龙五设定,楚子航是有记忆的奥丁,并且我真的不会写战斗场面。)

“原来是你啊。”

男孩死在她面前,冈格尼尔好像把她的心脏也捅了个对穿。她想说好久不见,她想说我好想你。所有的话都死在男孩发狠的眼神里,随着心脏的漏洞蒸发在血腥的空气里。

她听不见,听不见自己是否发出了嘶鸣,像一头受伤的小母龙。她的面前那个男孩子不知道该被称为男孩还是男人还是怪物,是路鸣泽还是路明非还是坠入冥府的巴德尔,他的胸口冒出尖锐的矛刺,是那邪神的兄长*(1)亲手掷出的必死之矛,即使默念万遍“不要死”也难以幸免。

不知是路明非还是路鸣泽的男孩对他露出近乎温暖的笑。

“是啊,诺诺。”男孩终于放弃了师姐这个称呼,还道出了那句似是而非的、迟到良久的“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你已经不是我的天使了。我很难过,我很想你,只是很想你。

以及,

对不起。

 

仿佛又变回了那个陈墨瞳小姐,所有的话语都堵在了胸口,呼吸像是被血腥味糊住了一样不顺畅。

只能注视着这个不知道如何形容的男孩儿。 

或者,叫这个男孩魔鬼也许更加贴切,不再是单独的路鸣泽,或者路明非。

 

“我曾经答应过自己。”魔鬼转身,对着对面,亮出了利爪和獠牙“第一,师姐必须活着离开。”

 那还是在尼伯龙根的时候,他对着小魔鬼,许下了最后一次交易。

冈格尼尔的主人收回了贯穿了他胸口的利器,表情像是他曾经的每一次挥刀一样专注而凛冽。只是这一刀下去,可能中国所有少年宫的地板都承受不住。

魔鬼只是用不能称之为手的手格挡住了他,他的表情悲伤又好奇,狰狞又顽皮“可是世界毁灭了,师姐又能去哪里。”

 

“你就是在毁灭世界。”楚子航轻轻地说,像是不忍惊扰这个陷入极度纠结的魔鬼,他的面具还戴在脸上,所以他只轻轻用力,那只冈格尼尔就温驯的听从主人的命令,卸去了魔鬼的左肢,在魔鬼身后那只挂满白骨的黑色翅翼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血口“你们是尼德霍格,你们吃了这个世界。”

 

“不,我们不是”魔鬼没有还手,甚至露出那种孩子一样淘气的笑“黑色王座上从来没有双生的君王。”

“我是尼德霍格”

“但是现在,我是世界树(andYggdrasil)”

“四次”魔鬼露出一个恶劣的笑容“我花了四次吃掉了世界树。”

“我吃了他,必须遵守与他的契约。”

“第一,师姐必须活着离开你的尼伯龙根。”而这里,这个世界,现在已经是吃了世界树的魔鬼的领域*(2)

“第二,杀了奥丁。”

他毫不在意地,让冈格尼尔贯穿自己的心脏,像是一个雀跃的求抱抱的孩子一样扑到男人身上。

在那一瞬间魔鬼完成了他全部的进化,黑色的恶龙展开巨大的挂满白骨的翅翼遮住了这个已经沦为黑王的游乐场的世界上空高悬了血月。魔鬼张开嘴,像是要向自己的爱人索要一个法式热吻,可怖的獠牙却以恐怖的力度咬碎了奥丁的面具。

 

冈格尼尔贯穿心脏的伤口不可逆转,黑王将死,而名为奥丁的寄生者失去媒介也无所依托,诸神之王将同他守卫的世界树和所有的绝望与孤独一起,被埋葬进世界的黄昏。

 

“诺诺,不要死。”魔鬼说“Forever.”

 不然,最后一个约定可就不成立了呀。

于是忠实的履约者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无所谓地感受着再度降临的熟悉的死亡,看着又一次将他终结的男人,他说:

【结局二选一】

【A】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B】

“现在,我们又要毁灭这个世界了”。

 

【end】

 

 

后记:没有后续,这真的就是结局。

 

注释

(1)邪神的兄长:奥丁。说索尔的去隔壁皇婚现场吃狗粮吧。

(2)黑王没有双生子设定,路明非是世界树,路鸣泽是黑王。So,路明非把生命给了路鸣泽就是世界树被黑王吃了。虽然听着有点给给的,但我查的资料里还真是尼德霍格吃了世界树。

@罅隙 自己拉的郎,哭着也给我看完好吗亲爱的(磨牙)

佛了想坑,找不到那种欲言又止的暗恋的感觉。

【我真的不会写双箭头】《邮差》


*关于避雷事项参照前篇

总之随缘就好

————————

&01

  他有过十五六岁的情怀,每一个凉薄雾气萦笼的上学路上,让自己的眼瞳里稳稳地落入少女素白的衣角。

  那曾经是他心爱的女孩子,闭上眼睛仿佛就能看见她微卷的长发堪堪掠过纤柔的腰肢,看到她的红色发绳缠在手腕上,下一秒就能抬手箍住那碧柳垂丝似的长发,然后开始晨读、晚读、午自修……甚至只是为了对检查仪表的班主任露出一个乖巧的笑。

  她叫林榶,像一株开花的小树,在记忆里清新鲜活,实在可爱。一点点高傲却不骄矜,爱撒娇是刚好让人生出喜爱的程度,像所有漂亮而自知得女孩子一样爱惜自己的羽翼,却不妨碍她活泼、开朗、热情,可以和沉闷的路沉柯成为形影不离的朋友。

  沉闷,但是一个好姑娘,桌子里总是塞满了各种需要转达的信件,有情书、有回绝书、也有林榶和一些长期短期的笔友的来往信件。

  路沉柯似乎将许多力气花在传递那一封封不属于自己的信件上,露骨的不露骨的,委婉的热情的……

  没有人会把她当做那些少年心事缱绻的信件的主人,除了总喜欢查风纪的年级主任。

  林榶每次写检讨书或者被老师留堂,总是为了那些无可奈何而到了错误的成年人手上的信件。
她一边喊着路沉柯太过分害她写检讨,一边心甘情愿的在写完自己的检讨书之后留下来等待自己不善言辞的女伴苦苦琢磨出一封文从字顺的“悔过书”。

  他有的时候借着刷题刻意留的晚一些,就能从后桌看见他的小姑娘半趴在书桌上,拿手指一圈儿一圈儿卷自己的发尾,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逗着路沉柯。

  他默不作声,从书桌里抽出素描本,假装是在绘刻临窗的秋景似的,将女孩子的侧影珍重着画下,虔诚收藏。

  “你下次可别再把我供出去了。”林榶一副假装泫然欲泣的模样真是好看“每次都逃不过写检讨,真是烦人。”不自觉地,让语气带上一些些幼猫挠人似的不满。

  “可以。”路沉柯同样不想写检讨,可是她还是错开了话题“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么,我爸爸下厨做饭。”

林榶气呼呼的,可是答应的干脆,嘴角藏不住地得意上扬,却还是一副“你别想拿吃的收买我”的模样。

他的笔尖一顿,心脏像是被人揭下一块厚厚的鳞,皮肉迅速受冷收缩,又被火热的血润湿,说不出是警觉心事似乎被窥破一二的羞怒还是兴奋。

  他稳住了自己执笔的右手,看见路沉柯飞快地、仿佛无意识地回头瞥了他一眼。

  没有多余的表情,他知道,就是知道她猜到了。

  路沉柯家常年与他家比邻而居,这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去刻意揭露的事实。

【tbc】

————————

写到后来莫名觉得林榶有点可爱。
我可能是疯了,大纲药丸。

【我可能不会写双箭头】《邮差》


&00 题记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我从前被这样一句话感动过

可是总有人守着别人的长情,留不下只言片语

就好像时光的河流忽然静默

你仿佛

从波光里温柔的看我

真实地在湖影里镌刻

——————————
开个坑,暗恋向友情向没想好

打字极慢而且习惯先手写

新人,哺乳类古代信差和平象征的家属

bg,注意避雷,不用抱有期待,纯属脑洞填坑随缘

《在瑟切尔海滩上》

内容和题目(暂时)没有任何关系。
原本预计写一个《在切瑟尔海滩上》的paro,就是字面上的拙劣模仿,结果突然开了脑洞只截了一个场景写。
标题绝对没有打错字我就是把海滩换了个名字,这个锅我背,伊恩麦克尤恩我对不起你。
以下一堆预警
ooc是我的,十五分钟短打真的很短
一个沙雕脑洞就不要上升了
一个不是特别像的大厂au以及一堆私设
纯属脑洞自娱自乐产物

正文
1.
他不是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成长像是一次整容式的蜕变,彻彻底底的脱胎换骨。
朱正廷记得自己从前经常是很短的平头,露出淡青色的头皮,又“man”又帅,装个逼都能你廷哥气场三米八自带c498k 道上走还没怕过谁。
后来为了生活留了个锅盖头穿上小马扎上台表演,如果换个道具也许就是敲着安塞腰鼓的西北汉子,每一个舞姿都充满了力量每一个舞姿都呼呼作响,每一个舞姿都是光与影的匆匆变化……

朱正廷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一巴掌打醒了自己,也糟蹋了Justin白眼差点扣下来贴自己脸上完成的勉强合格的发型。

他拿手撮开一缕刘海,露出一对美瞳,笑一笑,水盈盈的瞳色就弯成了两汪亮晶晶的小月亮。
不管换了多少个造型,他的眼睛还是像半个孩子,明亮又蕴藉。

透过化妆间的镜子里的少年,眼睛里是谁的模样?
他假装在整理自己的发型,顺便抹抹眼镜和鼻翼,假装练习着自己已经手到擒来的各种可爱的表情,将镜子里的正在装酷却转头露出一个咧嘴的笑的人,分毫不差的,刻入自己的眼底。

"正廷。"
他回过头,露出礼貌的又热度过高的微笑。
"关于可爱的风格……"
像个小太阳似的,暖烘烘的眼神,绕着小葵转啊转啊转。
"周锐他们想了个办法,说是要看动画片找感觉……"
没有了镜子,他直直地落在他的眼底,生出了花。

tbc or end

各位晚安。

那个,双鬼切纪念。

一个梗

十年太长把吴邪变成了黎簇的张起灵,把黎簇变成吴邪的天真。

然后我脑洞开了:

一百年还把二爷变成了小花儿爷了呢。

😂😂😂

【只管凑字数不押韵系列】

奥斯本外擦玻璃,
史塔克楼毁贾球。
本喵云图浴缸杀,
魔戒密林Icanwait。
雷神骨科彩虹桥,
青梅竹马掉火车。
ME雨天砸电脑,
EC沙滩办离婚。
莱路母女杀亲夫(父),
亲世代有谁长厮守?

还有哪块玻璃没吃到的吗?

锅都是我的,溜了溜了。

谁七点半过了起床还要被人骂cnm的,我没编了千字文骂回去算我涵养好起床气没你强文笔还差行了叭。

委屈哭了。

WC! 葛叶是谁羽衣狐吗?!

WC! 晴明不是玉藻前的儿子?!

WC!玉藻前是男的?!喵喵喵?

【傻白式震惊三连】

我可能是假的阴阳师【jio望】